世界名校网上开课 开放大学迷住网上“淘”课人“开放学习”网络提供了一个崭新的学习平台
发布时间: 2010-9-9 19:24:05     上传者: zxy     访问数: 1671
世界名校网上开课 开放大学迷住网上“淘”课人
“开放学习”网络提供了一个崭新的学习平台
 
  教育资源全球免费共享的愿景,为终身学习画出了美好的蓝图
 
  近日,有媒体报道耶鲁、哈佛、麻省理工等名校纷纷在网上开课,以飨全世界的求知者。殊不知,成立于1969年,早就标榜其“没有入学门槛,只有毕业门槛”的英国开放大学(OpenUniversity),可称得上是远距离教学的鼻祖。该校因此被誉为“20世纪后半期教育界的最大突破”。
 
  和BBC合作40年
 
  从1971年正式开课以来,开放大学就和BBC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它们共同摄制的开放大学系列节目,从40年前刻板、制式的讲课形态,一直演进到现在活泼、生活化的影片内容,都是帮助BBC建立优质节目形象的重要品牌之一。
 
  笔者自上世纪90年代发现了BBC的开放大学节目时段后,就成了此系列节目的拥护者。随着互联网和数字电视科技的日行千里,两者对远距离教学的理念和实践都产生了重大且深远的影响。到了21世纪的今天,BBC的开放大学节目几乎完全摒弃了“教学”的面貌,改以大众化的诉求和启发性的教育为拍摄宗旨;与此同时大幅度开发、推展的,则是网络学习内容的设计。
 
  换句话说,无论你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如果你无意间看到了某个BBC的节目,其题材引发了你进一步探索的兴趣,只要这个节目是开放大学的系列节目,你就能在BBC特别开辟的网站上(http://www.bbc.co.uk/learning/)找到更多相关的材料,包括视频的下载,以及开放大学网络的链接。
 
  无需付费自由使用
 
  网络这种无远弗届、交叉串连的功能,进一步促成了开放大学的“开放学习(OpenLearn)”计划。基于资源共享的原则,开放大学团队联合英国及全球各高等教育机构,通过电脑虚拟空间,共同打造了一批网络公开课程(http://www.open.ac.uk/openlearn/)。
 
  “开放学习”计划始倡于2005年,2006年10月正式启动,曾荣获各种英国国家级和国际性教育奖项,迄今已有来自全世界225个国家和地区的300万名规律性使用者。其中有70%左右的网络用户来自英国境外。其背后的动机纯粹来自“教育是一种权利,而非一种特权”的体认。因此“开放学习”计划甚至特别拨出一笔款项资助了两个子计划(http://www.open.ac.uk/africa,以及http://www.open.ac.uk/tessa),以便让网络建设还没有上轨道的发展中国家的民众,也能有参与网络公开课程的机会。
 
  据2006年10月至2007年3月间的统计数字,“开放学习”使用者人数最多的是英国(55.83%),其他依次为美国(15.47%)、加拿大(2.48%)、澳大利亚(2.20%)、德国(1.73)、印度(1.71)、爱尔兰(1.24)、中国(1.06)、西班牙(0.91)、法国(0.87%)。但英国境外的使用者从2008年后已快速增加。
 
  使用“开放学习”网络无需付费,也无需注册成为会员,但注册后才方便使用各种线上资源,包括加入会员讨论区、与网站人员互动等。注册同样是免费的,使用者可以随心所欲地满足求知欲和好奇心。只有当你决定把学习的成果换算成正式的学分,甚至想要取得正式的学位时,才会牵涉到付费的问题。
 
  酷爱学习的“旁听生”
 
  网络公开课程的使用者大致可分成两大类。第一类犹如“旁听生”,正式的名称则是“自愿性学生(VolunteerStudents)”,其多半会注册,学习的动机比较强,做作业也比较积极。现年70岁的巴瑞(化名)便是这一类网络旁听生。他早已退休,但仍在几个区域性的社团担任秘书,社交生活相当活跃。他对历史特别感兴趣,自从发现“开放学习”网络的存在之后,就决定研习“古典世界”这个单元,借此拓展自己的历史知识。他说:“过去我花了很多钱,买了很多书,可是常常只能在其中学到一鳞半爪的知识;现在我所需要的信息随手拈来就直接到了跟前……而且还可以利用学习空间的功能,根据需要设定最适合自己的学习系统。”和巴瑞一样,安(化名)也是一名已退休的网络用户。她是英国人,退休后移居西班牙的一个小镇。安的西班牙文很流利,不过她觉得自己的文法还有待加强,便在开放学习网络上选择了3门西班牙语课。
 
  然而对很多其他的“旁听生”而言,“开放学习”最主要的吸引力还是在帮助他们达成一种非正式的、终生学习的目标。例如查尔斯(化名)已经拥有物理学博士的头衔,现职为一名电脑顾问。他最感兴趣的是网络公开课程所使用的软件本身,以及各种功能的设计。他认为,如果能将其灵活运用到自己的工作上,应该可简化工作流程,提高工作绩效。
 
  查尔斯积极加入“开放学习”论坛(OpenLerarnforums),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旁听生”互相切磋。他考虑再念一个MBA,通过“开放学习”的纲要(Compendium),他找出了几种可能的资金来源,列出了几家商学院的优缺点,也更坚定了继续充实自己的信念。
 
  挑战自我的“社交生”
 
  第二类使用者则是“社交性学生(SocialLearners)”。不过其和“自愿性学生”之间的分野,有时并非那么明确,例如查尔斯就是从“社交性”转变到“自愿性”,现在即将蜕变为正式入学的学生。
 
  这类使用者的背景与动机包罗万象,不少人是因为生病、行动不便,或因必须在家里照顾家人而无法脱产外出学习。但他们又非常希望能有机会与外界接触,并从中学习。上网络公开课一方面能挑战自己的智能,另一方面又让其拥有充分的时间弹性。
 
  “开放学习”网站认为其还可提供更多的服务给“社交性学生”,例如不同的单元、科目都应另辟社交网站,通过Facebook和使用者相互沟通、传递信息;已增设的录像博客功能键,可让不同的使用者借鉴他人的学习经验;此外,网站也希望加强自我回馈的机制,让使用者可以保留自己跟课程内容、论坛的互动资料,累积到某个程度后,这些资料还可像一张证书一样被打印出来,赋予“社交性学生”更进一步的学习动机。
 
    “开放学习”网络提供了一个崭新的学习平台,不仅对英国的传统大学,也对许多个人学习者及教学者产生了冲击。到目前为止,我们还很难对网络公开课的内容、利弊、影响等作出全面性的评估,然而教育资源全球共享的愿景,无疑为有心活到老、学到老的人们画出了一幅美好的蓝图。
 
 
 
来源:国际在线,作者系英国利兹大学传播研究所研究员)
转载自:http://www.wdjj.cn/info/info_991.html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