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文书中姓名书写之我见
发布时间: 2006-3-27 16:15:43     上传者: xhy     访问数: 5324
执法文书中姓名书写之我见
 
        在公安户籍管理中,关于姓名的书写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别说不同的字不能代表一个人,就是同音不同字甚至是同音同字也不一定专指一个人,这是公安基层工作岗位上干警们的共识。但是,在另一个方面,同志们却忽略了一个现实的问题,这就是在书写法律文书时,往往因口述错误、书写笔误或者来不及核对而将当事人特别是被处罚人的姓名写错,不但直接影响到办案质量,而且会给日后涉及该项史料的工作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笔者在公安档案管理工作中,经常遇到所属单位或其它执法部门调卷查前科的问题。有时明明当事人已经承认某年某月被公安机关处罚过,而在我们的库存档案中却找不到该人的案卷,只能根据办案干警凭记忆猜测的其它名字或案件限定的范围,把相关的案卷仔细翻阅一遍,从家庭成员或其他特定内容上判断是否属于要查找的材料。比如姓中的“付”字,有的人一直沿用“傅”,发“zhang”音的有“张”也有“章”,而“峰”和“锋”更是最容易混写的名字之一,“栗”、“历”、“黎”等姓则常被人们误听为“李”,还有一些人习惯用名、日常签名和户籍登记不一致,等等,所有这些,都可能使干警在制作法律文书时书写出不符合实际的汉字来,甚至在案卷中,由于记录人、口述人的不同,关于一个当事人的姓名常常出现前后书写不一样、工作人员的记录和当事人签名不一样的情况。记得有一次要查找户籍姓名是“王清忠”的治安拘留卷,当时我们按照查卷者提供的办案单位、案件性质、姓王等限制条件调出一部分,然后根据被处罚人的家庭住址、成员及本人签名“王书玲”等确定了“治安处罚审批表”上写着“王书岭”的案卷是要查找的案卷,而就在这个案卷的讯问记录上工作人员写的却是“王树岭”。
        如果抛却当事人故意说谎的因素,笔者认为在执法文书中出现上述问题是极不恰当的。第一,有损执法行为的严肃性。在公民法律意识普遍提高的形势下,如果因为少数民警的一时疏忽引起争议,就必然会给公安机关的良好形象摸黑,假如一旦走上法庭,还有可能承担败诉的后果;第二,作为前科资料却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今天的文件就是明天的档案,今天的史料有赖于昨天的积累,为警一任,虽难有辉煌的创造,但只要思想上能够重视档案材料地日常积累,使公安工作保持应有的连续性,就完全可以说是称职尽责。
        要避免出现在法律文书中对当事人姓名的误写,其实方法非常简单,在做通思想教育工作,排除当事人故意隐瞒真实姓名的可能性之后,只要注意以下三点即可:第一,在开始记录前,让当事人自己书写出姓名,从运笔速度、笔顺及其他特殊特征,不但可以明确了解该人姓名的具体写法,而且还可以从某个角度揣测其心理承受能力,为讯问或询问过程提供可借鉴的条件;第二,及时与驻地公安机关联系或利用网络进行信息核对。目前全国公安机关的办公自动化水平已经显著提高,在查处现行案件时,要学会充分利用自身资源,不但可以核实当事人尤其是被处罚人的身份,而且还可以了解其有无其它犯罪行为,实施网上追逃,增加打击的力度;第三,办案人员之间应及时通报信息,把每个当事人姓名的书写统一起来,特别是填报登记和审批表时,一定得等所有材料记录完毕后,选用一致或比较准确的文字书写。
        笔者认为,公安档案管理工作者在日常工作中,不但要收集保管好现存的档案资料,而且要善于通过库存档案梳理汇总以往的经验教训,把应从案卷材料根源上解决的问题及时反馈给一线的同志,使其在开展日常业务工作中加以注意,从而既有助于保证我们的档案质量,同时,也可有效地促进公安执法质量的提高。
 
通信地址:德州市公安局德城分局 
李凤玲
邮政编码:253000   
联系电话:0534-2999048
 

(欢迎档案从业人员为本栏目投稿,文责自负。----编者按)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