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和相关权立法下技术措施及其互用性
发布时间: 2008-4-15 21:46:33     上传者: wsj     访问数: 2685
版权和相关权立法下技术措施及其互用性
 
                                                            伊夫·高比阿克
 
        1、数字化改变了作品和其他表演的传播方式。数字化推动了这些作品或表演的传播,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强了对它们的控制。考虑到这一现实情况,世界上通过了一些新的法律规范。
这些规则源于1996年12月签署的两个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条约。至于著作权法,根据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版权条约(WCT )第11条的规定,即缔约各方应提供“适当的法律保护和有效的法律补救办法,制止规避由作者为行使本条约或《伯尔尼公约》所规定的权利而使用的、对就其作品进行未经该有关作者许可或未由法律准许的行为加以约束的有效技术措施”。
体现以上两个条约精神的原则正在被逐步引入法律之中。这并不仅仅为了履行已批准条约规定的义务,更是因为这些规定本身所固有的影响。欧盟2001年5月22日通过的“关于在信息社会中协调版权和相关权的某些方面的指令”及其成员国国内相关立法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
技术措施的目的是为了通过控制对作品的访问来确保权利的行使。但是,技术措施有一个限制条件,即互用性。
        一、技术措施:一种确保权利行使的手段
        2. 技术措施用以阻止或限制未经版权或相关权权利人许可而使用其作品、表演、录音制品、录像制品或程序。技术措施早已对私人复制体系产生了深远影响,基于此诞生了相关的立法。我们将在做一些概述后,分析与私人复制相关的案例。
        (一)概述
        3. 立法已对规避、破坏或删除技术措施行为进行了相应的规定,但是,并没有法律规定必须运用技术措施来保护其作品和其他表演。因此,权利人有充分的自由来选择是否使用技术措施保护作品和其他表演。如果权利人采用了这些技术措施,那么在版权和相关权的框架下,这些技术措施就像所保护的作品和其它表演一样必须受到保护。
受保护的技术措施包括任何技术、设备或部件,其正常运行的目的是为阻止或限制未经版权人或相关权人许可而对其作品、表演、录音制品、录像制品或程序的使用。
        这些技术措施必须是有效的,即权利人必须能够通过访问密码或一段保护程序如加密程序,或者复制控制机制来控制对其作品的使用。这些都需要有效地发挥技术措施的作用。协议,加密格式或方法不一定像技术措施那样能够受到必要的保护,因为它更多地被当作是思想。在处理规避技术措施案件中,“有效”一词的含义属于法官自由裁量的范围。在专家报告的基础上,法官很可能认定频遭规避的技术措施是不够有效的。
正如对作品或其他表演的侵权行为一样,规避技术措施行为应受到惩罚。在达到相关法定条件时,对实施规避行为的人或帮助实施规避行为的人可以实施没收工具的处罚和刑事制裁。
        目前已存在专门针对私人复制的法律规则。数字化使我们可以在不侵犯他人隐私的条件下控制对作品的复制。而在以前,权利人基本上不可能做到,既不侵犯私人权利,又能控制私人复制。
        (二)私人复制例外
        4. 作品的数字化流通导致私人复制的数量和质量大大增加,从而对权利人造成了侵害。被很多法律所采纳的三步检验法认为对作品数量进行限制是正当的,甚至认为不能对作品进行任何复制也是合理的。
        5. 现在,三步检验法成为界定例外范围的基础性标准。在1967年于斯德哥尔摩举行的外交会议上通过的《伯尔尼公约》中关于复制权的规定里引入了三步检验法。在1994年4月15日通过的《马拉喀什宣言》的附件即《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里,进一步扩大了三步检验法的适用范围。当被作为特例对待时,其亦不能与对作品或其他受保护对象的正常使用相冲突,也不能不合理地损害权利人的合法利益。
        假如冲突和损害成为现实,那么例外将失去其作为例外的地位。作品及其他文学、音乐和艺术表演将遭到大量无法控制的复制,特别是由于网上传播作品方式的发展(包括通过点对点技术)和技术保护措施被规避。因而,我们很难认为私人复制是一种例外。
        与对作品或其他受保护的对象的正常使用相冲突,是指与权利人为经济利益而行使专有权的活动相冲突。“如果这种例外或限制被局限在某种范围或程度内,并且不会对非豁免的使用造成经济竞争”,那么例外或限制就被认为未与作品的正常使用产生冲突。
        在一起DVD所有人试图在播放模拟信号的录影带上对其中内容进行私人复制的案例中,法国最高法院就适用了三步检验法。法院根据对该电影的使用的数字特性做出了判决。判决认为限制对DVD进行私人复制的做法是合法的,因为私人复制与对作品的正常使用最终是有冲突的,这就驳回了私人复制的例外性,而对作品的正常使用是“根据以下条件而被认可:(1)在新的数字环境下版权保护的固有风险,和(2)作品使用在经济上的重要性,即,例如对一部DVD中作品的使用就代表着对电影生产成本的回收。”在判决中,最高法院列举了庭审法官在审理案件中应当考虑的因素,即,如果他们接到此类案件,那么法官应当适用三步检验法。
        如同其他国家承诺适用三步检验法一样,在法国也必须适用三步检验法。法院必须在个案和经济标准的基础上认定是否与对作品的正常使用有冲突,是否对权利人的合法权益造成了不合理的损害,如通过使用复制品而回收生产成本的能力(发行CD,DVD或使消费者在线获取等)。当面对数字化载体的复制时,主审法官必须系统地审视对作品进行使用在经济上的重要性,并解释这些因素。至于法官是根据复制行为对整个经济部门的潜在影响来衡量案件还是仅将其限于手头的个案来分析,这仍然有待于确定。举例来说,假定有一起由个人对某DVD光盘进行复制引起的案件,是否法官可以仅仅就个案视角下来考虑,如果按照这种思路,那么他将很难认为这种复制行为与对该作品或其他受保护对象的正常使用存在冲突,并对权利人的合法利益造成了不合理的损害。是否他应认定这种行为潜在地涵盖了很多复制行为,进而断定私人复制例外不能被适用?
        技术措施限制拷贝的数量,有时甚至不允许进行任何复制,即使法律规定了私人复制或其他例外不得被排除。虽然法律强制权利人采取措施以允许作品使用人能够真正通过享受例外而获益,但同一部法律同时也规定,当作品或其他受保护对象根据缔约方合意达成的合同条款而提供给公众,使双方可以在其选择的某一地点和某一时间内获取该作品时,那么权利人可以不允许包括私人复制在内的例外,因此,当权利人允许他人通过某些手段访问作品,例如,通过某个向公众开放的网站来访问,那么他们就可以不许可他人通过例外获益,即不允许使用人以其他方式散布和传播作品。因此,从任何载体或资源对作品进行复制的权利也就不复存在了。2001年5月22日的指令也预见到了这一解决方式(第6条第4款)
从现在起,作者和其他权利人所应承担的唯一义务是:使公众有可能获取作品,并最终在某些情况下能够复制作品。但这并不意味着可以从任何固定了作品的载体和对从任何来源对作品进行复制。购买载体背后的目的不是为了进行复制,而是为了读取载体中的作品。
        有一些国家的法律采用了类似的解决办法。比利时立法规定,如果作品可以通过网上获取,那么制作者无需允许从出售给公众的载体中复制作品。事实上,尽管比利时法律所规定的例外具有强制性,但2005年5月22日法案规定了“当作品很据合同条款而被向公众以按需点播方式提供,使任何人可以通过自己选择的地点和时间来获取作品,则上述规定中的第1款不再适用。”(译文)。在数字世界里,对于根据以按需点播的方式提供给公众的作品,权利人可以使私人复制例外的规定失去实际效力。
        7.此外,因为互联网作品传播技术的进步,包括点对点技术 ,以及由于权利人所用的技术保护措施被规避,许多作品或其他表演都被私人加以复制了。对非法来源的作品进行复制不应适用私人复制例外,因为这种例外只应适用于合法获得的作品。此外,由于未经授权而在互联网上传播的作品数量很大,因此这些复制行为不符合三步检验法的要求。如果以私人复制的名义允许实施这些行为,包括先前非法复制作品的行为,就等于否定了版权法的实质基础。这等于是将先前实施的非法行为合法化了。除了许可对非法来源的作品进行私人复制不符合三步检验法的第一个条件,即特殊情形之外,第二个条件也并不能满足。事实上,通过技术措施来控制作品的传播被认为是使用作品的一种正常形式。至于认为不论作品来源是否合法,私人复制都应当被允许的观点,看来明显与对作品的正常使用是冲突的。对第三个条件来说同样如此。我们很难认为,除了从合法来源进行私人复制外,允许从非法来源进行私人复制是正当的,并且不会不合理地损害权利人的合法利益。获取合理报酬的权利本身并不能证明因此所造成的不合理损害是正当的。
        三步检验法使对非法获得的作品进行的私人复制不能享受例外规定。无论复制作品的来源是合法还是非法,三步检验法都认可基于对作品媒介或载体的销售,权利人享有获得合理报酬的权利。事实上,如果在这种情况下获取报酬的权利被排除,那么权利人将不仅被剥夺由于自己的作品或表演被非法传播,特别是由于点对点技术或技术保护措施被规避等原因导致的非法传播,而获取报酬的权利,而且还将被剥夺从私人复制获取报酬的权利。如果非法传播作品或表演者不承担特定的法律责任,这将是不公平的。
        技术措施往往会导致在知识产权之上扩张对使用作品的控制。它已成为一种控制作品使用以及掌控消费者的手段。允许数字文件互用性的措施将减少这种非法的控制和掌控。
        二、技术措施的限制:互用性
        8.一项技术性措施并不能通过建立诸如并非基于知识产权的市场计划来延伸作者和其他权利人的垄断权,使之超越法律为他们划定的范围。互用性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权利人利用技术措施划分市场。
就我们所知,只有法国立法对此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规定。根据该法规定,在特定条件下,技术措施提供商必须传达技术措施互用性的关键信息。
        不确定性仍然存在,也就是说互用性必须找到自己的位置及其体系。
        (一)互用性的地位
        9.由于互用性措施的目的是为了限制权利人在其权利之外设定的获取权,因此没有必要将其引入到知识产权法中,因为知识产权只限于立法者赋予权利人的私人权利部分,而且这些权利是有范围、期间以及例外限制的。在此之外,就是公共领域了。
        如果互用性进入了版权及相关权领域,那么它将作为一种限制,实际上就是一种对技术措施的限制。互用性允许在特定条件下规避技术措施、使技术措施失效或者删除技术措施。
在欧盟内部,2001年5月22日的指令在其第5条一长串关于限制性例外的规定中,并没有规定互用性。只有序言第54条显示出一些有利于互用性的倾向,但它们都超出了该指令的目标。后者禁止欧盟立法者引入超过第5条范围之外的例外。因此,根据欧盟指令很难将互用性看作版权和相关权的一种例外。互用性是版权和相关权的一项新的内容。因此我们必须研究互用性的要求是在实践中是如何被实现的。
        上述分析促使我们研究另外两个困难的问题:一是对技术措施互用性和与计算机软件相关例外情形之间的区分,二是对互用性形成的体系与竞争法体系的区分。
        10.对于软件来说,互用性是一项典型的例外。这项例外是合理的,因为这可以让新软件为未来的用户发挥功能。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对之前的软件进行代码复制或代码转化是为实现软件互用性必须获取的信息,那么新软件的编写者不需要获得之前软件作者许可实施这些行为。但第三方必须已经有权使用其想进行编译的软件的复制件。
        法国立法者表示,与互用性相关的新规定并不会损害软件互用性的规定。在版权和相关权中允许互用性的原因与在软件中允许互用性的原因是不同的。对前者而言,其目的是为了让使用者在任何设备上使用其合法获得的作品,而不必受制于用于分割市场的识别码。对后者而言,其目的是为了使得软件的作者能够使其软件为潜在用户所用。
不过,这两种互用性又是紧密联系的,因为版权与相关权中的互用性实际上涉及到软件;其目标是使软件具有兼容性。虽然目标不同,但其相似的本质使得版权与相关权下的软件互用性也应满足软件互用性制度中设定的条件。这种双重适用可能会导致新的互用性能够适用情形的数量受到限制,更重要的是,将会带来困难的问题。版权和相关权立法要求必须向第三方传递为互用性所需的代码信息,包括关于源代码的信息,特殊情形除外。然而互用性(作为对软件版权的限制)不会导致向使用者传递互用性代码。在第一种情况中,披露互用性信息传递是一条规则,而在第二种情况下则并非如此。
        11. 此外,对于竞争法而言,互用性的问题实际上与竞争法的联系十分紧密。互用性的主角是消费者,而不是通讯公司、设备制造者或者软件生产者。此外,根据财产权系统自主建立一个封闭的作品传播系统,特别是如果使用这种经济策略的公司想要获取可观的市场份额,那么可能会人为对市场竞争造成扭曲效果,从而阻碍其他产业进入市场。而互用性措施则试图防止这种情形的出现,因为法律的明确目的是为了防止提供作品的公司通过无益于消费者的市场分割行为来强迫消费者更换其设备,事实上,这种行为还有可能与竞争规则产生潜在冲突。因为能够生产和建立允许互用性的大部分都会是通信业、设备制造者或软件生产者。
        至于竞争法的适用范围,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作品和用于使用作品的设备的市场替代性,只要替代性存在,就不会有竞争法上的问题。
        (二)互用性体系
        12.互用性绝不能造成对知识产权的侵犯,这成为确定其适用范围的前提。这一点非常重要;否则互用性将成为绕开用来保护知识产权的技术措施借口,这也将与1996年WIPO条约发生冲突,最终也将与保护技术措施的各国反规避立法产生冲突。
        但这些权利的内容必须明确。事实上,任何合法传播其作品的公司都基于授权合同而享有知识产权——即版权或相关权。合法下载平台的权利人有权传播作品或受保护的表演。很多时候,这样的公司不享有专有权,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其他公司也可进行同样的活动,从而为作品及其他受保护的表演创造更多的传播渠道。
在上述条件下,我们如何判断某些系统是否应具有互用性?因此,如果某公司拥有通过其建立的平台对其作品进行传播的知识产权,我们怎能迫使该公司将其采用了技术措施的互用性数据传递给第三方?保持互用性的要求将必然通过影响技术措施而侵犯这个该公司的知识产权。
        法律赋予第一所有人,即作者、表演者或制作者的权利,是否需要根据权利的性质而被限制,进而,我们是否能够认为该权利让渡给不同运营商后就失去了知识产权的性质?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运营商,以及在更广泛意义上的电信部门,将不再拥有知识产权,这将说明对其采取的保证互用性的措施是正当的。
互用性的地位及现实将主要取决于赋予传播者的权利,进而取决于其与作者和其他权利人缔结的合同。这些合同将作为决定他们将享有的权利的资格的参考,或者最终作为将决定其享有权利的资格的成文法或判例法的参考。如果这些权利不是知识产权,那么传播者将不能拒绝互用性。如果是知识产权,那么传播者拒绝互用性的要求就是有正当理由的,但要受到竞争法规则的限制,因为其中有其他规定在起作用。
权利的转移将成为互用性的关键因素,其主要问题在于程序界面之间的兼容性,它对于允许技术设备读取受技术措施保护的作品或其他客体而言是必要的。
        13.如果需要的话,技术保护措施的权利人必须将互用性的必要信息传递给任何有需要的人。应当提供互用性信息的人是技术措施的权利人,因为是他使用了技术措施,也是他决定要用他自己的软件控制对作品和表演的接触。但是在实践中,往往是由技术措施提供者来扮演这个角色,因为他了解其软件的特点。技术措施提供者和其权利人之间的合同必须对互用性的必要信息做出界定,并为这些信息制定相应的转移规则。可以运用由第三方介入的代管机制以便解决无法找到软件提供者或不能获得软件情况的难题。
        获取信息的人将会是运营商、软件出版商、技术保护措施制造者、服务所有人、还是互用性的最终受益者——公众呢?
随着全新市场的来临和新经济模式的建立,或许一项应对作品全球化传播的权利即将产生。
 
 
版权所有:伊夫·高比阿克。
伊夫·高比阿克,法学博士,巴黎Kimbrough & Associés 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巴黎Université Panthéon-Assas 2 大学讲师,ALAI秘书长,RIDA主编。
 
 

 
[关闭窗口]